说一下你最没钱时候的经历,当时都做了什么

最没钱的时候,是多年前被一个“朋友”骗进传销以后,又从传销里逃跑的那段日子。

被“朋友”随便找的一个借口骗进传销以后,接下来就是他们一伙儿人轮番的骗自己。

那时候还傻呵呵的觉得这些人真热情,待人真好!

没钱的时候

直到几天后发现,自己的手机停机了,身上带的钱也花光了,这时静下心来回想了一下才发现,这些人经常借用我的手机打电话、每次说是请这请那,最后都是我自己掏了腰包。

深夜躺在那个他们叫做踏踏米的海绵上思绪万千又充满好奇,观察这些人和这个地方,发现这是一个普通的相对较隐蔽的民宅,最靠近门边的地方总是有一个人堵着门睡觉;躺在我身边的那个人还时不时的把手和腿搭在我身上,非常讨厌。

再回想白天出去时,总是有一男一女非要陪伴着,不停地转啊转,脚都走疼了;我说我想单独待一会儿,他们要么以各种理由拒绝,要么就保持一段距离尾随着。

最让我受不了的是吃饭,早上面条儿,中午晚上白米饭,蔬菜老是水煮白菜和土豆,一点儿油水儿和肉腥都没有。说好的聚餐也没有,说好的特色小吃也没见着。

以上这些都忍了,关键吃个饭还得站着,饭前还得唱奇奇怪怪的歌儿,最奇怪的是这些人还吃的津津有味儿,经常是边吃边蹦出一条顺口溜,有一个顺口溜到现在我还记得:“日日长征路、夜夜睡地铺;面条“甲鱼”汤,直奔代理商”。

那时我心想,有甲鱼汤也不错呀,那么差的条件,喝点甲鱼汤补补身子,挺好!

我还天真的问他们,什么时候喝“甲鱼汤”

后来我才知道,所谓的甲鱼汤,就是在一碗凉水中,加一些平时我们炒菜用的佐料。

我才明白当时我问完这句话后,他们的脸上为什么都带着那种说不出来的是什么表情的笑。

最奇怪的是叫我来的我的那个“朋友”;我们只是在第一天见了面儿,之后他就神秘般的消失了,每次一问到他去哪儿了?周围这些人要么不接话,要么就是随便搪塞一下。

我才发现自己可能是被骗了,关键是现在还无法脱身,因为之前说的那个一男一女像黏黏胶一样的粘着你,甩都甩不掉,而现在的自己也已经是身无分文,最无语的是,本来还迷迷糊糊好像记得来时的路,现在被他们不停地绕来绕去的瞎转,方向也分不清楚了。

现在的自己,身无分文、手机停机、出门儿有人跟着,回来有人看着,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哪儿。尤其可恶的是,最后手机还被他们借去不还了(直到好几天以后我才又拿到手机)

当时实在没有办法,只能先暂时安定住下来,再寻找脱身的机会。

就这样过了几天以后,发现他们的热情有些淡了,而且经常带着我去一些和我们住的地方相距不太远,但是里边儿布置都差不多的寝室。每到一个寝室,里边儿就会有一个人坐在踏踏米的中间上座位置,简单寒暄握手以后,喋喋不休的说个没完没了。

之后他们又带着我去了一个前方挂着一个大的白板的课堂,白板上写着什么三商法,什么放羊娃,来到这里的人都疯疯癫癫,长啊跳啊,直到有一个人上去讲课,他们才会安静下来。

最后还有一个所谓的成功人士上去做分享,主题内容大同小异,基本上都是一个框架,就是传统行业如何落后,自己以前多么垃圾,直到他们遇到现在他们讲的这个玩意后,如何蜕变,如何脱胎换骨,如何从垃圾变成了一个垃圾成品,讲的那叫一个眉飞色舞、唾沫横飞。

我对这些毫无兴趣,我现在唯一的兴趣就是能吃饱饭,因为渐渐我发现,好像每次做的饭量都特别少,根本不够吃,当时对于一个刚满20岁左右的我来说,一小碗米饭加上那么一点儿水煮白菜或土豆,吃完都还不到三分饱。

真的很饿,实在是太饿了,饿的抓狂,饿的难受。

以至于后来我发现了一个小秘密,就是去串的这家寝室,坐在中间喋喋不休说个没完没了的那个人,如果是北方口音,那么他们家的这个电饭锅里边儿,一定比脸还干净。

如果喋喋不休的那个人是南方口音,那么他们家的电饭锅里,大概率会剩那么一点点的米饭,或者是那种米饭沿锅檐那部分干了以后,形成的那种锅巴。

再后来我发现,我并不是第一个发现这个小秘密的,因为有一次,他们带我去某一家寝室时候,没有直奔寝室,而是先偷偷的进了厨房…

我心里一直在想着如何逃离这个地方,终于机会来了。

可能是因为在这里待了一段时间后,我没有明显异常,他们已经对我放松了警惕。

有一次从一家寝室出来的比较早,他们几个人就带着我去了一个离我们住的地方比较远的公园儿,我想,离开这鬼地方的机会来了。

公园挺好,但是我们来的这地方太空旷了,无论往哪边儿跑,他们都能一眼看到我,当时还是有点儿担心的,他们好几个人,万一没跑成功,被他们围追堵截给抓回去,还不知道会怎样处置自己。因为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,我发现这里边形形色色的人都有,并没有刚开始想的那种热情和善良,因此我就多来一份担心。

公园中我一直在心里盘算着自己逃跑的计划,暗中寻找着各种机会。

想着想着,机会就来了。

从那个公园里出来以后,我们并没有原路返回,而是那种在我看来像是漫无目的的瞎逛,从他们窃窃私语的谈话中,我能隐约感觉到,他们也很压抑,也不想回那个所谓的寝室。

逛着逛着,我竟然看到不远处有一家医院,而我们也正在向那个医院的方向走着。

决定了,这家医院就是我脱离这个鬼地方最好的场所。

我默默地做了几口深呼吸,又暗暗地把脚和腿使劲儿的往上抬了抬,脑子里飞快的转着,想着跑进医院以后,应该往哪儿跑?怎么快速将自己隐蔽起来,才能不被他们找到。

终于到医院门口了,来不及再多想了,我当时记得说了一句,我憋不住了,得赶紧上个厕所。

没等他们答话,我一个箭步冲进了医院里边儿的一个大厅,然后又顺着里边儿的楼梯乱窜,我一刻都不敢在某一个地方停留,就这么一直小心翼翼的活动着位置,生怕他们会找到我。

在这家医院里,我惶恐的度过了一下午和一个晚上,滴水未尽且饥肠辘辘。

好在他们并没有找到我;而我也没有再见到他们。

现在的自己,身无分文,行李也丢了,仅仅剩下了一个没有话费也没有多少电的手机。

我思忖着,这里不是久留之地,必须赶紧离开,离开的前提是得先搞清交通路线,然后还要搞一点钱用来吃饭和车费。

让我欣喜的是,当我向周边的人打听火车站在什么地方时,他们告诉我,离这儿并不远,步行都能到达,这简直是在这一段时间里,唯一一个让我为之一振的好消息。

我不敢再多停留,赶紧按着别人告诉我的路线向火车站方向走去,果然,感觉自己走路的时间并不是特别长,不远处就看到了一个广场,广场上的人拿着各种行李川流不息,我知道这里一定是到了车站,果不其然,又往前走了一段,终于看到了X城站三个字。

我欣喜若狂之余,却又不敢往前走了;因为此刻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既然我能想到先找火车站,那么之前那群人肯定也能想到,我害怕他们在这里守株待兔。

想到这,我果断停了下来,然后在车站广场附近小心翼翼的晃悠着,观察着,直到深夜以后,才敢进入车站询问,此刻的我,只想着赶紧回家,赶紧回到父母身边。

问好路线以后,我依然身无分文,有的只是一部一年前花了1690块钱购买的此刻已经没电的手机。

再见吧,我亲爱的手机,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,除了把你卖掉,我还没有想到比这来钱更快的方法,因为我需要马上离开这个城市,越快越好。因为此刻我的内心还充满着恐惧。

下定决心后,果断把手机贱卖给了距离火车站不远的一家手机维修店;然后在附近一家面馆迅速吃了一大碗面,虽然是在惶恐中狼吞虎咽,但是那碗面是真香!

我又赶紧去旁边的小卖部买了些花生和水,奶奶曾经告诉过我,花生中的油分很大,在饿的时候,吃上一小把花生,就不会那么饿了。

从这个城市到我的家乡并没有直达列车,我需要乘车去河南省某市,然后在转车回到我的家乡,途中还不确定会出现什么情况,带些花生和水,准备在路上吃。

路途比我想的顺利,经过一段时间的车程后,终于来到我家乡所在的城市,这里距离我所居住的县城仅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。

此时的我知道自己已经很安全了,出了火车站以后,我先找了一家饭馆儿;非常享受的好好的吃了一顿饭,边吃边又犹豫,此时的自己,手机没了,钱也没了,已经几天没有洗脸刷牙,身上的衣服也已经皱巴巴脏兮兮了。

这个样子回家,怎么面对父母?

怎么好意思面对那些天天在马路上站岗,还喜欢没完没了问东问西无聊至极的大娘婶子阿姨们。

不能就这么回去,我得先赚点儿钱,最起码也得稍微穿体面一点儿再回家。

吃完饭,漱了一下口,又对着饭馆的玻璃门中的影子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,两手上下搓一下脸,又使劲反复做了几次睁眼闭眼的动作,再张大嘴,做几个无声大笑的动作,缓和一下有点发干发麻的面部,最后强打精神,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疲惫。

走出饭馆后,沿着街道边走边看沿途这些店铺,看有没有贴招聘信息的,我的运气还不错,很快就看到了一家饭店贴出的招聘信息,鼓足勇气进去询问,一个服务员带我去找了领班,简单询问几句后就算是入职餐饮业了,虽然只是一个跑堂的传菜生,也总算是有个落脚之处了。

以上是本人多年前一段真实的经历,至今难以忘却。

网创精品课:http://www.urlort.cn/1DCJ83

也提醒年轻的朋友们,一定要抵住某些诱惑,做事情之前多想一步,千万不要轻信别人,因为我就是因为被那个朋友描述的各种诱惑才上当的。

至于文中提到的地点,很多细节已经记不清楚了,但是大概的样子还在,写出来也提醒大家,一些组织害人不浅,尤其是涉世未深的年轻人,本来社会经验不足,他们又是一群人打配合忽悠你,真的是防不胜防。

只需记住:抵住诱惑,勿轻信他们,遇到事情多思考一步,尤其是有一些很长一段时间不联系你,突然又找到你,有一句每一句的给你介绍他们那边的情况,而且都是你向往的那种,一定要警惕些,一定要时刻提醒自己: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,切记!

网创资源库:https://281666979.com/wcsy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喝杯咖啡提下神,谢谢!
点赞29赞赏
分享
评论 抢沙发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